中国人生死企盼又具有礼仪化的特征,其核心观念是“礼”

2022-02-26 13:30:00
admin668
原创
393

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,中华民族又以讲礼仪而著称于世,表现在殡葬上,数于年来形成了一整套复杂的礼仪系统。
大儒荀子指出:“礼者,谨于治生死者也。生,人之始也;死,人之终也。
终始俱善,人道毕矣。故君子敬始而慎终。”从丧亲之日始,人们的动停行止、言谈服饰、时日安排等等,皆被纳入礼仪的规定之内。这种“生死之义”长期延续的结果,使人们有一种稳定的生死期待,知道在丧亲之后,究竟应该如何去做,怎样表现出合乎社会礼仪的行为。这既是社会稳定的重要元素,更是丧亲者良好的心理慰藉。中国人在丧葬之后常说“礼数到了”,这带来的恰恰是精神心理上的安然和放下,是心灵重负的解脱。而如果人们在处理丧事的过程中,没有按通常的社会礼仪来办,或者办得不够隆重,不够周延,那么,一方面亲属们将承受社会舆论的巨大压力,另一方面也常受到所谓良心的内在谴责。这即是丧礼的重要功能所在。
中国人生死企盼的礼仪化最突出地表现在祭祀上。传统中国家庭中的生死教育一般都是在祭祖的仪式中进行的,因此,中国历代家训无不强调祭祀的重要和必要。《孝友堂家规》详细地规定:
展起带沐后,入祠三揖。自入小学,便不可废。朔望,焚香拜。元旦昧爽,设祭四拜。四仲月,用分至日,各设祭,行四拜礼。凡佳辰令节,寒食寒衣,皆拜,设时食。忌辰,设食拜,子孙素食,不宜享客。吉庆事,卜期设祭。儿女婚姻,焚香以告;生辰弥月,设食以献。
在一个人一生中的各个时段、各个节庆之日,都必须按礼仪的规定祭祀先人,要做到“事死如事生,事亡如事存”,否则既是不孝的表现,也会招致祖先的惩罚和邻人的指责。一个中国人生前可悲之事很多,但最最痛苦之事还是担忧“香火不保”,也就是说家族的祭祀中绝了。这样一种心态对中国人的丧葬活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祭祀在普通中国人生活里的重要性,恰恰表现出中国人生死企盼的礼仪化特性。其一,中国古代的祭祀,一般分三级:一是家庭内的祭祀,二是整个家族(同姓宗族)的祭祀,三是皇室(国家)的祭祀。祭祀的本质是对逝者的崇拜。中国古人根深蒂固的观念是“逝者为大”、“死者为神”,何况祭祀的对象又是祖先,所以祭祀中的器具极尽精美、物品极尽丰富、过程极尽规范、心态极尽虔诚。普通中国人在这种死亡的祭祀中体会到了血缘相继的神圣性,体会到家庭、家族生命的完整性,体会到先人对后人的关注和保佑。这些都给中国人丧葬态度烙上了强烈的伦理印迹。其二,在祭祀过程中,人们感受到祖先庇护的同时,也明白了自我生命的贵任,即为光宗耀祖、为延续香火、为扩充祖先产业、为家庭家族的兴盛而生而死。此时,一个人的生死逐渐地移易开主体一个人,并超越时空地与整个家庭家族的大生命相系,具有某种神圣的意蕴,这就培育出了普通中国人勇于为家为族而献身的精神。其三,祭祀是中国人生死企盼礼仪化的集中表现,它产生的一个重要结果是中国人面对生死具有强烈的伦理责任感,甚至对祖先、对家人的关注超过对自我生命存亡的重视。一个中国人在社会上面临“生”与“死”的快择时,他可能考虑的是政治的价值(“尽忠”、
“爱国”);但当他在私人生活领域面临必死的命运时,他焦虑的则可能是人伦责任的未尽一或对父母还未尽孝,或对妻儿还未尽抚养之责,或对不起列祖列宗,等等。这种焦虑源于血缘血亲相系派生出的强烈责任感和义务感。它常常造成中国人临死前的深深自贵、悔恨与痛苦。

发表评论
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。